爱上鲨鱼的人鱼

这首歌我是在SLayerS BoxeR BestHighlight里发现的,当时一听就很有感觉,有种圣战的感觉:特别神圣又有点悲壮。马上去找这首,原来是韩剧《my girl》的插曲:爱上鲨鱼的美人鱼

很黄很暴力的背后

CCTV的新闻联播在2007年12月27日播出一段抨击不良网络视听节目的报道,其中采访了一个北京某学校的女学生,这个女孩子语出惊人,面不改色地对这CCTV的话筒说道:“上次我查资料,忽然蹦出一个网页,很黄很暴力,我马上把它给关了” 。于是乎,有一个女生不经意地在中国的网络上一举成名,“很黄很暴力”成了一句流行语,代替了“很好很强大”,以极其迅猛的速度在整个互联网快速传播开来,成为2008年最火爆的一句短语。

各界评论
麦田: “很黄,很暴力”背后的猫扑文化
Nings: 很黄很暴力的十个网站
王小峰: 是谁很黄,很暴力?
南方都市报: 对不起小姑娘,这个世界很黄很暴力
人民日报社论:“ 恶搞事件”警示什么

CCTV的原始动机
其实早在去年,广电总局就已经酝酿有关互联网视频新管理条例,要求个人要传播视频内容,需要领许可证。现在CCTV拍摄这个节目,有可能是想要对于目前尚未盈利的网络视频网站进行全面的管理,加大管理力度,建立许可证制度,发布视频内容必需要有许可证才能发布,每个许可证按年进行收费。
其实这些东西信产部以前也搞过,信产部叫做备案,没有备案的就封。比较大的网站光信产部的备案时不够的,还需要去网监分局进行专项备案,相信大多数有网站的都有做过备案,我为了备个案跑了不知道多少地方,还花了4天宝贵的时间进行安全员培训,同时支出了660元培训费用。目前大多数搞互联网的大多都经历过这番的“折腾”,试问目前做视频网站的管理员谁有胆量将“很黄很暴力”的东西放上去?可能吗?大概只有门户网站有这种胆子吧。广电部要是说国内视频网站“很黄很暴力”,如果不是在说谎,那么就是对信产部和网监部门工作的指责,这之期的利益关系,实在没必要将外人牵扯进来。
显然,CCTV使用一个小孩子做为采访对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儿童说出来的话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和迷惑性,那些观众可能不了解互联网行业,于是错误的以为互联网真的如同这个小孩说的那样可怕,这样广电部在采取下一步行动或措施的时候就容易取得舆论上的支持。

请不要再折腾互联网了
中国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很不容易,有了信产部和网监部门的监管已经足够了,广电部真的有必要也参与进来吗?自己的工作真的做完了还要帮别人做吗?恐怕还是利益上的关系吧。
老这么折腾不是一件好事情,今年是2008年,也是奥运年,也就是在今年,中国将吸引大量的国外民众的眼球。当这些外国人来到中国的时候,我们应该让他们感觉中国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没有什么不同,并不是他们眼中的那种“异类”,中国同样也是一个开放和自由的国家,而不是相反。

一个数学编程题站 – Project Euler

Project Euler和Euler其实没什么关系。它是一个趣味数学题的Online Judge,(国内应该做得人还不多),题目都是提交答案式的。说是一个Programming Exercises倒八九不离十,对那些想学习并快速熟悉一些比较高级的语言的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它提供了一系列的问题,按照官方的说法,require more than just mathematical insights to solve,但是同时你还必须会Program,否则就是mission impossible。每个题目刚给出时分值是20分,被解决的次数越多分数就越低,所以个别仅供热身或练打字的题目(例如Problem 1:Add all the natural numbers below 1000 that are multiples of 3 or 5)只有2分。
还有就是推荐给想玩玩数论应用题的人,这上面也涉及了一些基本数论的知识。比如,Pell方程与连分数的关系,二次型方程的整数解等等。

另外一个特点是,所有题目都遵守“One-minute rule”,意思是,如果你有有效的算法,那么所有这些题目都能在一台过得去的电脑上在一分钟之内找出答案。

刚刚已经去刷了几道,hehe…寒假准备用c++ Mathematica去练练。

转自[ADN.cn]Library
http://adn.cn/blog/article.asp?id=85

《雏菊》的感动

雏菊——有内心的爱的意思。在影片中它的出现不仅仅是一种道具,而更是贯穿整个电影叙事的符号。在女主人公心中,它像是凡高的向日葵,是一种最挚爱的艺术的象征。而当它作为爱情的象征符号出现之时,它就和那个身影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就是那盆雏菊,使她误以为坐在面前的4:15分准时出现的人,就是那个天天送花的人。

爱情的叙事线索,在这里埋下了矛盾出现的伏笔。还有一个人,杀手,对雏菊的喜爱,是它能够除去自己身上的fire药味,除去灵魂中的fire药味。然而对他来说,真正的具有这种作用的雏菊恰恰是那个女孩。全片用雏菊构建着叙事的内在逻辑。在全片中起如此重要的作用的雏菊,它的意义是丰富而又具有内在统一性的:向往一种美好——心灵的、爱情的。

4:15分 是慧英与郑宇第一次见面的时间,也是4.15日 慧英画展,郑宇生命停留在4.15日…到最后才告诉我们他是怎么死的。

最后一段,朴义,读着慧英的唇语,“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认出来,但现在我知道了,你就是我一直等待的人”。然后放下手中的枪,对她说“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不配,我真想还给你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三个人都死在了枪下,穿过最后那声枪响后的安静,时间又倒流回了从前。初见,开始避雨的那个镜头3个主角都在,戴着黑色毛线帽子侧仰着头看着雨水落下的慧英。手插在口袋里,与同事讨论着案情的郑忧。蹲在地上,微笑着把花盆推到屋檐外给雏菊浇水的朴毅。阳光拨开乌云,温柔地照在雏菊白色的花瓣上。

2008年北京大学自主招生数学考题

北大自主招生的数学考题就只有5道题,考生反映“巨难无比”,考完立马就郁闷了,哇啦哇啦地哭。我收集到的信息不多,得到的消息也没有一一去证实。我把这5道题大致写一下,题目描述可能不准确,但基本意思就是这样。

1. 证明:边长为1的正五边形的对角线长为(1+√5)/2

2. 已知一个六边形AB1CA1BC1,AB1=AC1,CB1=CA1,BA1=BC1,∠A+∠B+∠C=∠A1+∠B1+∠C1。证明:三角形ABC面积为六边形的一半。

3. 某次球赛实行单循环赛制,规定赢一场得1分,输一场得0分。比赛队伍分为南方和北方,南方比北方多9支球队,且最后南方总分数是北方的9倍。求证:南方某支球队的得分最高。

4. 已知实数a1、a2、a3、b1、b2、b3满足:
a1+a2+a3 = b1+b2+b3, a1^2 + a2^2 + a3^2 = b1^2 + b2^2 + b3^2
且min{a1, a2, a3}≤min{b1, b2, b3}
证明:max{a1, a2, a3}≤max{b1, b2, b3}

5. 空间解析几何题,涉及到旋转体和光源。题目看了半天都不懂是啥意思,估计原题有附图。哪位有更准确的题目描述麻烦请在下面留言告诉我。

另据了解,清华的数学题题量较大,题目也稍微简单一些。有两道题非常有意思,我也一起写在这里。
证明:任意给定一个四面体,则至少存在一个顶点,使得过该顶点的三条棱可以构成一个三角形。
证明:以原点为对称中心、面积大于4的矩形至少覆盖除原点外的另外两个格点。

转自 http://www.matrix67.com/blog/article.asp?id=452

Soko – It’s raining outside


SoKo是来自法国巴黎的小清新二人组合,男的主要负责木吉他的演奏,女主唱好萌,非常喜欢她的声线。整张专集以简简单单的配乐,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轻轻哼唱,让这张轻快的法国民谣溢满了浪漫与俏皮。

在Myspace上这个丫头特别红,点击率非常高,带点母语味的英语听来非常俏皮,而现实生活中的SoKo却很悲伤,长相算不上特别出挑的她经常得不到男生的喜欢,而男友的背叛更让她痛苦不已,这些痛苦只能从她的歌词中告诉大家,是一种宣泄,又是一种革命,女人们不一定需要华丽的外表。但却同样可以创造出另一种美。

今天你饭否了吗

UPDATE: 饭否已死

最近饭否好好火,我也搞了个饭否玩玩。到底饭否是什么呢? 形象点来说,就是最早的微博,山寨了墙外的Twitter。
Twiiter 的意思即为”唧唧喳喳”,自Twitter诞生一年多至今,已经在全球掀起了相当的热度。Twitter可以说是即时信息的一个变种,它允许用户将自己的最新动态和想法以短信息的形式发送给手机和个性化网站群,而不仅仅是发送给个人。或者,按照类Twitter的国内网站饭否的自述“饭否是一个迷你博客”也可以了解到Twitter所推崇的理念。当然,国人copy不走样的本领早已深为世界所叹服,此外,叽歪de、滔滔等网站也陆续开张。

当然,代表了web2.0的Twitter不可避免地具备了web2.0的弊端,出现信息泛滥,有用的信息和无用的信息混杂在一起。而类Twitter网站在国内雨后春笋般的发展,更是很难保证其不会“沦落”为一个超大型的聊天室或广告平台,让“嗯”“我在吃饭。”之类的无意义语句充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