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 Archives: movie

五月天概念电影《未来》

这两天一口气把五月天的概念音乐电影《未来》看上好几遍,片子很短,简单得就像一支MV。
女主角张钧甯越看越舒服,喜欢她的学生造型,太干净了。
PS1: 张钧甯和陈绮贞、蔡依林都是景美女中的!

台湾的青春电影,总是有大段的独白,缓慢的语速细腻的语调,都是特有的台湾腔,配上五月天的背景音乐和张钧甯的独白,就是让我如此过敏! 听着听着就泪流满面:

好像过了很久,经过了史上最强的地震。乱七八糟的教改,以及一次又一次的模拟考。接着,我们喜欢上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唱片一张一张的买,影展一部一部的赶,演唱会一场一场的跑,总算是撑过了那个疯狂却又无法做自己的年代。
然后真的过了好久以后,那天整理房间时,重听以前的旧CD。那是我高中最喜欢的一首歌,五月天的《拥抱》。时间突然强势的带我回到那个时空。大学放榜的那一天,球赛打输的那一天,还在听演唱会的那一天,被男生拒绝的那一天,挑染头发的那一天,你转学的那一天,以及你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
我从来不会想说,那种“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这种话。因为,时光如是真的可以倒流,这一切就不会那么的珍贵。

——现在你在等什么?
——我在等,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昨天太近,明天太远。我们一边憧憬着未来,每天每天不停等待,等待着什么自己也不清楚,总以为未来会和现在不一样。想到《蓝色大门》的片尾:三年,五年后,甚至更久,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

PS2: RS八卦~交大VOS毕业生晚会求婚门,电院CS学长威武,视频做得超感动,卡农果然万精油:)

《雏菊》的感动

雏菊——有内心的爱的意思。在影片中它的出现不仅仅是一种道具,而更是贯穿整个电影叙事的符号。在女主人公心中,它像是凡高的向日葵,是一种最挚爱的艺术的象征。而当它作为爱情的象征符号出现之时,它就和那个身影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就是那盆雏菊,使她误以为坐在面前的4:15分准时出现的人,就是那个天天送花的人。

爱情的叙事线索,在这里埋下了矛盾出现的伏笔。还有一个人,杀手,对雏菊的喜爱,是它能够除去自己身上的fire药味,除去灵魂中的fire药味。然而对他来说,真正的具有这种作用的雏菊恰恰是那个女孩。全片用雏菊构建着叙事的内在逻辑。在全片中起如此重要的作用的雏菊,它的意义是丰富而又具有内在统一性的:向往一种美好——心灵的、爱情的。

4:15分 是慧英与郑宇第一次见面的时间,也是4.15日 慧英画展,郑宇生命停留在4.15日...到最后才告诉我们他是怎么死的。

最后一段,朴义,读着慧英的唇语,“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认出来,但现在我知道了,你就是我一直等待的人”。然后放下手中的枪,对她说“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不配,我真想还给你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三个人都死在了枪下,穿过最后那声枪响后的安静,时间又倒流回了从前。初见,开始避雨的那个镜头3个主角都在,戴着黑色毛线帽子侧仰着头看着雨水落下的慧英。手插在口袋里,与同事讨论着案情的郑忧。蹲在地上,微笑着把花盆推到屋檐外给雏菊浇水的朴毅。阳光拨开乌云,温柔地照在雏菊白色的花瓣上。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