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Joke

think

五月天概念电影《未来》

这两天一口气把五月天的概念音乐电影《未来》看上好几遍,片子很短,简单得就像一支MV。
女主角张钧甯越看越舒服,喜欢她的学生造型,太干净了。
PS1: 张钧甯和陈绮贞、蔡依林都是景美女中的!

台湾的青春电影,总是有大段的独白,缓慢的语速细腻的语调,都是特有的台湾腔,配上五月天的背景音乐和张钧甯的独白,就是让我如此过敏! 听着听着就泪流满面:

好像过了很久,经过了史上最强的地震。乱七八糟的教改,以及一次又一次的模拟考。接着,我们喜欢上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唱片一张一张的买,影展一部一部的赶,演唱会一场一场的跑,总算是撑过了那个疯狂却又无法做自己的年代。
然后真的过了好久以后,那天整理房间时,重听以前的旧CD。那是我高中最喜欢的一首歌,五月天的《拥抱》。时间突然强势的带我回到那个时空。大学放榜的那一天,球赛打输的那一天,还在听演唱会的那一天,被男生拒绝的那一天,挑染头发的那一天,你转学的那一天,以及你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
我从来不会想说,那种“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这种话。因为,时光如是真的可以倒流,这一切就不会那么的珍贵。

——现在你在等什么?
——我在等,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昨天太近,明天太远。我们一边憧憬着未来,每天每天不停等待,等待着什么自己也不清楚,总以为未来会和现在不一样。想到《蓝色大门》的片尾:三年,五年后,甚至更久,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

PS2: RS八卦~交大VOS毕业生晚会求婚门,电院CS学长威武,视频做得超感动,卡农果然万精油:)

爱心方程式T恤入手


Gravitation is not responsible for people falling in love ——Albert Einstein

爱心方程式T恤
前几天Matrix67晒出了超Geek的爱的方程式Tee,其实我5月6日就下了订单,然后三周没有回家,所以到这周末我才刚拿到在Geekpower订的Tee。
Matrix67说"三年前,我在 Blog 上发了一篇日志,给大家介绍了一个能绘出立体心形的方程"。时间在前进,回忆在倒退,又要伤感了,不要像"女人"一样怀念过去!
提供两个挖坟帖:爱心方程式爱心方程式加强版。我blog的第四篇文章就转了爱心方程式- -b
还有更多的爱心曲线:http://www.mathematische-basteleien.de/heart.htm
最后说下插图的笛卡尔,他是心脏线的发现者。关于心脏线的历史有则"感人的故事"...可惜很多名人所谓的故事都是杜撰的
PS: 牛顿、罗素、康德、叔本华、维特根斯坦、拉斐尔、梵高、史宾诺沙、勃拉姆斯、米开朗琪罗、卡文迪许、达芬奇、笛卡尔、帕斯卡、诺贝尔、安徒生、布坎南、卡夫卡都是圣光棍骑士团的成员orz

 

那些卖GeekTee的店

去年暑假写过一篇推荐文章:满世界文化衫: Geek系列,现在的情况是:GeekCook、geekpeers、AiLab、HelloTee到现在还没有什么跟新,5.29更新: geektee DaCode新Tee上线了。好在经常在淘宝逛又收集了几家店,主要以TBBT系列为主:

TBBT+House Tee,算是我一直在关注的一家店,前一阵子也在豆瓣参加了第四次T恤图案征集。从我收集的几家GeekTee店资料来看,Geekpower价格算是"便宜"的,而且有女款哦。再加上被Matrix67在blog推荐,肯定必火,爱心方程式Tee已经卖掉150多件了。
Geekcook
很有名的Geek店,一度受到河蟹关注,最近没出新款的Tee,除了Tee外杯具/锺/抱枕也很有爱。
NBeijing
TBBT Tee,这家店偏贵,款式也一般,新生汉字神兽还可以,但是配色又不喜欢= =
EdgeStudio
TBBT+摇滚乐队Tee,我写文章时才发现好久没去他们更新好多款:超想入手巴甫洛夫的狗/沙发强迫症/敲门强迫症/Live long and prosper,有点后悔了>3这件bazinga山寨过来就好了(补充:瞬间发现更便宜的店,情何以堪- -b)

OOPS与CORE 开放式课程计划

这学期加了我们学校的OOPS,前几周做了第一次听打,就是做英文字幕。
社长说还会发社衫:) 话说OOPS社的Logo设计地很赞,真是比电院的Logo好看多了。
大多数人应该都不知道我说的OOPS是什么,我觉得我也有必要推广一下OOPS,(有意思的是社里基本都是CS/EE男,外院真的一个都没有,不要说外院的MM了- -b...OOPS很nerd么?):

这里OOPS不是感叹词,它全称是Opensource Opencourseware Prototype System,开放式课程计划,是一个致力于将开放式课程中文化以及推广的项目。
2002年麻省理工学院推出了MITOCW计划 ,将全校所有的课程在五年内全部上线,以开放式授权的方式提供给全世界的人免费使用,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一场开放教育资源的运动。
2004年OOPS由朱学恒发起,计划希望借此打破因语言障碍、贫富差距造成的知识鸿沟,让华人师生能够更便利、全免费接触到世界一流教育资源。
2005年,OOPS将“开放式课程”延展到了“开放式知识”的广度。对MIT的课程录像进行英文字幕添加,这为全球听障人士、搜索引擎使用这些录像资源带来极大便利,也方便其他非英语国家使用者翻译成本国语言。引入超过300位名人在MIT讲演的影像(MITWORLD)添加中文字幕项目。
这次我们做的就是MITWORLD的听打,演讲者Walter Lewin是MIT非常受欢迎的物理教授,70多岁了,还会在课上还拿自己身体做单摆,测量重力加速度,crazy的老头!
目前OOPS所中文化的网页包括了麻省理工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犹他大学巴黎高科日本开放式课程联盟的内容,每门课程都有提供课程大纲、教学时程、课堂讲稿等相关资料。

国内还有CORE有不错的课程资源,全称是China Open Resources for Education,中国开放式教育资源共享组织。但他们翻译项目不知道为什么据说在今年3月停止了。

美丽新中国 伪天堂

最近看了王朔《新狂人日记》、陈冠中《盛世》和沃卓斯基兄弟编剧的《V for Vendetta》。
在3月31号看完《盛世》,好巧啊,做些摘录,正好迎接某个节日:

社会上多少人疯了自己都不知道,在演正常。
别人要说你疯了,你就承认:我疯了。他们就拧了,没法送你进精神病院,因为精神病的另一个诊断标准是:病人不承认自己疯了。——《新狂人日记》

在《盛世》中,老百姓在盛世到来后自动选择性失忆,去遗忘冰火期与盛世到来间二十八天的严打,自我洗脑,一个月就这么不见了!
连党也觉得不可思议,无法解释。只能认为,天佑我党!

"伪天堂"还是"好地狱":那些在天堂里的人,明知道这个天堂是假的,却也愿意在里头安居乐业,渐渐的也就忘记天堂是假的了。但也有人愿意生活在地狱,因为哪怕这是地狱,至少是真实的。——《盛世》

沃卓斯基兄弟的《V for Vendetta》和《Matrix》,想想都有这么回事。

现在的中国已经分成两种人,一种是极大多数的人,一种是极少数的人。——《盛世》

《盛世》中那极少数少到可怜:芳草地,小希和张逗,老陈勉强算半个。
我,属于极大多数里的一小撮。

价值观颠倒导致常识混淆,我们这里惊世骇俗的话,在别人那里不过是常识。——《新狂人日记》

有些往事,对五、六十岁那代人来说,是无人不知的常识,甚至现在他们在聚会的时候仍会谈到,甚至家里仍有现在已找不到的书报刊,因此他们竟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他们早就不代表社会大众,他们的认知是完全没有管道传递给比他们年轻的人,而下一代是全面不知道当时的历史真相的。 ——《盛世》

托马斯·潘恩和梁文道都有本书叫《常识》,在这个常识稀缺的年代,要好好补补。
我看了《盛世》才第一次听说八三严打;第一次听说判死刑有硬性指标;第一次听说朱自清的儿子朱迈先,金庸的父亲查枢卿50年代初就这么被咔嚓了。
何东生:我党做多少事都是老百姓不知道的,从来如此。——《盛世》
何东生是个非主流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虽然他说的大家都懂的。

美丽新中国 利維坦

肯尼迪大言不惭说:不要想国家为你做过什么,要想你为国家做过什么。这是对强者——他的选民讲的话到我们这里得倒过来——送给国家:不要想人民为你做过什么,要向你为人民做过什么。——《新狂人日记》

理论上在西方,政府权力是人民给的,而在中国,人民的自由是政府给的。——《盛世》
这两句话让我想起了法律老师课上讲的个人本位,国家本位。法律以主体价值的选择为标准,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本位——国家本位、个人本位和社会本位。
实行个人本位的都是小政府,天赋人权。但自由主义也会走极端,产生多数人的暴政。
国家本位的特点就是专制。气氛压抑甚至是恐惧,比如斯大林专制,但有利于稳定和集中资源办大事。

人民不应该怕政府,政府应该怕人民。——《V for Vendetta》
在句话在"不折腾时代"是成立的。
什么叫一党专政?专政就是专政党有绝对的权力在想要实行严打式专政的时候,国家机器可以不经人民授权、不受人民限制而对人民或部分人民实行专政,而到了执政党想要不折腾的时候,则要处处让人民感到党和国家对人民的照顾。现在是不折腾阶段,只要党的一党执政基本制度这个核心利益不动摇,手段不怕灵活,身段不妨柔软。——《盛世》
在不折腾时代,官怕民,要是弄个打砸抢烧...
但是一旦严打开始,恐惧蔓延。那就是《V for Vendetta》里的那个世界了。

艺术家用谎言揭露真相,政治家用"真相"掩饰谎言。——《V for Vendetta》
所有小说写的都是真事儿,怕吓着你们才叫小声说。——《新狂人日记》

《盛世》让我有一种似真似假的错觉,西南旱灾是天灾还是人祸都分不清了,我身在"伪天堂",The Matrix吗?
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是九成自由的。现在我们已经很自由了,九成甚至更多题材都可以自由谈论,九成甚至更多活动都已经不受管制,难道还不够吗?大多数人连那九成的自由都消化不了,还嫌太多呢!
老陈几年不逛书店,不知道真相已经淹没在九成自由中,另一种屏蔽。Google退出中国,各大网站壮观的清一色评论或者不能回复,baidu股价超过Google,在《盛世》里继续写下去,baidu收Google做小弟,youtube24小时播放CCAV输出价值观,其他服务改为Btalk,Bmail...

在所有可能的世界中的最好的一个世界里,一切都已经是最好的了。——《盛世》

来自于伏尔泰讽刺莱布尼茨的世界不可能更好的心态。
老百姓害怕无政府,害怕不稳定大混乱,因为这种状态下人生财产安全没有保障,老百姓要安全要福利。老百姓和政府有种老陈所谓的共生共死默契的感觉在那。
在安娜琪(anarchy)状态与专制强权之间,人们只能择其一端,而通常的选择是后者。在无法忍受的动乱之中,"全国人民再度心甘情愿的委身给巨灵(Leviathan)"。
《盛世》的逻辑,就建立在霍布斯《利維坦》的理论上。
只有大危机才能让老百姓心悦诚服的接纳专制大政府。北京模式的一党执政,能够让老百姓接受的两大理由:一是有利稳定,二是能够集中资源办大事。就是说,维持稳定只是它的正当性的必要条件,因为民主制度未尝不能维稳。——《盛世》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