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王朔《新狂人日记》、陈冠中《盛世》和沃卓斯基兄弟编剧的《V for Vendetta》。
在3月31号看完《盛世》,好巧啊,做些摘录,正好迎接某个节日:

社会上多少人疯了自己都不知道,在演正常。
别人要说你疯了,你就承认:我疯了。他们就拧了,没法送你进精神病院,因为精神病的另一个诊断标准是:病人不承认自己疯了。——《新狂人日记》

在《盛世》中,老百姓在盛世到来后自动选择性失忆,去遗忘冰火期与盛世到来间二十八天的严打,自我洗脑,一个月就这么不见了!
连党也觉得不可思议,无法解释。只能认为,天佑我党!

"伪天堂"还是"好地狱":那些在天堂里的人,明知道这个天堂是假的,却也愿意在里头安居乐业,渐渐的也就忘记天堂是假的了。但也有人愿意生活在地狱,因为哪怕这是地狱,至少是真实的。——《盛世》

沃卓斯基兄弟的《V for Vendetta》和《Matrix》,想想都有这么回事。

现在的中国已经分成两种人,一种是极大多数的人,一种是极少数的人。——《盛世》

《盛世》中那极少数少到可怜:芳草地,小希和张逗,老陈勉强算半个。
我,属于极大多数里的一小撮。

价值观颠倒导致常识混淆,我们这里惊世骇俗的话,在别人那里不过是常识。——《新狂人日记》

有些往事,对五、六十岁那代人来说,是无人不知的常识,甚至现在他们在聚会的时候仍会谈到,甚至家里仍有现在已找不到的书报刊,因此他们竟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他们早就不代表社会大众,他们的认知是完全没有管道传递给比他们年轻的人,而下一代是全面不知道当时的历史真相的。 ——《盛世》

托马斯·潘恩和梁文道都有本书叫《常识》,在这个常识稀缺的年代,要好好补补。
我看了《盛世》才第一次听说八三严打;第一次听说判死刑有硬性指标;第一次听说朱自清的儿子朱迈先,金庸的父亲查枢卿50年代初就这么被咔嚓了。
何东生:我党做多少事都是老百姓不知道的,从来如此。——《盛世》
何东生是个非主流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虽然他说的大家都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