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sorship与SOPA提案

什么是SOPA

今天才了解到前阵子在美国闹得沸沸扬扬的“Stop the Censorship”中的SOPA是指Stop Online Piracy Act,《终止在线盗版》,它基于PROTECT IP Act ,IP指的是intellectual property 知识产权。
类似SOPA这样的提案在美国称之为一个Bill,它于2011年10月26日由参议院提交,并在11月的16日举行了首次听证。这部法案所标榜的使命是最终赋予司法机构和版权所有者更大的优势去和网络盗版做战斗。

在听证会召开之前,这则提案一直在很低调的进行,直到AOL、eBay,Facebook,Google,LinkedIn,Mozilla,Twitter,Yahoo,Zynga等互联网巨头在纽约时报上联合声明“We stand together to protect innovation”反对SOPA,反对审查,反对集中式监管,并指SOPA提案与国会提出的数字千年法案(DMCA)背道而驰,才被美国互联网主流用户所关注,并得到了病毒式的传播。

不少民间团体纷纷站出来,有的网站快速的制作了很多介绍SOPA是什么、SOPA会带来什么后果等科普内容,向普通市民宣传网络审查可能带来的坏处;有的制作了视频 PROTECT IP Act Breaks The Internet;有的联名收集群众的签名;有的收集了众多互联网名人们对SOPA提案的看法,这其中包括互联网之父、目前在Google任职的Vint Cerf:“我们的政府在保护版权这个方向已经开始越界了。”
在Mozilla, EFF, Creativecommons, PublicKnowledge, BoingBoing等机构和团体的共同倡议下,campaign网站很快架了起来,并且他们还鼓励网友通过facebook, twitter等进行串联,甚至是在自己的网站上贴上“Stop Censorship”的标签,以示支持。

SOPA与DMCA区别

与现行的《数字千禧年版权法》(The 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后简称“DMCA”)相比,新法案的最大变化在于改变了对于识别出的盗版侵权案例的处理:

DMCA 强调由版权拥有者负责识别侵权内容,在他们向内容发布平台拥有者举报后,平台拥有者可以要求内容上传方将侵权内容撤下,如果内容上传方不撤,版权拥有者可以直接起诉内容上传方;

而在两项新法案中,版权拥有者在识别侵权内容后,可直接要求搜索引擎、互联网广告平台、互联网支付平台屏蔽内容发布平台所有内容,甚至可以要求互联网服务供应商(ISP)直接停止对该平台提供服务。所有司法程序可以在直接端掉内容平台后再进行。

为什么会和Censorship有关

《保护知识产权法》(PROTECT IP Act)和《阻止网络盗版法》(Stop Online Piracy Act),出台的目的为减少盗版电影及音乐的交易,将赋予版权所有方和执法官员两大权力:

1. 切断相关盗版网站链接的权力:法律上美国政府可以以含有盗版链接为名,强制互联网服务商停止对某个网站的解析。换而言之美国政府可以对网站内容(无论内容是来自自身,机器人爬虫或网民发布)进行审核。迫于压力,网站们将不得不进行自我过滤。

2. 要求搜索引擎、支付工具等阻止对这些盗版渠道的访问通道的权力:如果任何盗版网站经查证在美国有用于提供资金帮助的账户或在线账户Paypal,则这些账户将被冻结或取消。

SOPA的未来

据说11月的16日的首次听证本次听证会中有5位都支持SOPA——他们分别来自版权登记局、美国电影协会(MPAA)、Pfizer(一家医药企业)、MasterCard(根据Techdirt的介绍,之所以没选择Visa,是因为Visa反对SOPA提案)、以及AFL-CIO(美国工会),而唯一的一位反提案者则来自Google。

下个月SOPA提案将继续在众议院进行表决。双方博弈的过程中,互联网一方只是反对没有用,还要拿出更好的在线盗版问题解决方案,最后双方才有可能达成妥协。

汶川地震中的互联网

前几天,国务院新闻办官员称网媒正成为社会主流媒体
拥有全球第一网民数量的中国互联网,互联网作为新媒体,在这次地震中的表现可圈可点,大灾让我们发现,民众有着汹涌的爱心;大灾让我们发现,我们有着无法忽视的民间力量,超过5万志愿者对灾区的支援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另一方面互联网在也汶川地震中体现产生了一些问题和现象。

捐赠就是竞价排名
大灾让我们发现,爱心是需要比较的,捐款得衡量高低。“国际铁公鸡”、“万科吝啬鬼”,一时间冒出了很多称谓,甚至,连一年级小学生捐款捐得少都被同学取笑。热烈爱心导致部分民众出现过高的期待,继而产生不切实际的要求。捐款,在这个时候,成为了人人必交的道德税。甚至还有朋友列出表格,说谁谁谁捐得多,谁谁谁捐得少。刘德华捐出善款10万元,王石的万科宣布捐款220万元…被网友骂了个狗血淋头。沙特阿拉伯国王捐款5000万美元+1000万物资…网友们纷纷刮目相看== 这不是百度的竞价排名么。本人觉得鄢烈山说得有理 : 你可以做道德呼吁,却不可以做道德督察,不然就是对他人自由和权利的粗暴蹂躏。
其实,慈善就是慈善,有心就好,跟捐多捐少没关系,捐赠总是一件好事。爱心不能用金额衡量,捐1块钱也是善。这里还有一篇文章推荐 : 关于捐款的思考一 捐款数额与舆论回应
相比更我比较感动的和敬佩的是,很多生活同样困难的人倾囊支援灾区,南京乞讨老人搜遍全身零钱为灾区捐款105元;又一不知名的乞丐把3天讨来的钱全部献给灾区…这或许就是人性中最原始的道德美,这种慈善心与捐助者的身份、职业和地位无关。

借慈善之举发灾难财
越是灾难,应该越要有责任感,稍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将罪恶之手伸向别人。可共和国国大人杂,自然有发灾难财的人。
红十字会的部分网站被黑客入侵且募捐帐号被篡改,黑客仿冒腾讯建立诈骗网页,趁灾打劫诈骗等等…
借赈灾搞网络营销的互联网公司不在少数..传说就有盛大这样的公司。梦想借灾难发财,固然能暂时赢得利润,可却是应了“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民间俚语,因为暂时的利润与长久的信誉比起来,后者更为难能可贵。

网络暴力依然存在
在特殊时期,道德可以代替法律,年轻人可以代替法官。现在,中国的年轻网民就是法官,他们通缉一切不符合他们道德观的人。
先是陈雪事件,人肉搜索的强大实在是可怕,更可怕的是宽容的极度缺乏。恶搞的此起彼伏,令人不寒而栗。“辽宁女张雅” 让著名的人肉搜索引擎再度启动,一切资料都已告白天下。也有人同样录制视频回骂。骂来骂去,总是口水战,在全国上下投入救灾的关键时刻总是无益处的。真正的灾情,反而似乎没有人关注了。
最近的一个冲头是范跑跑,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是范先生自己不好,当时可能只是由于本能跑了,但事后觉得这正好可以做为一个反抗“道德绑架”的范例,加之可能内心还是有一点“道德愧疚感”,也可以籍此为自己解除精神负担,可谓一石二鸟。于是他自己也被感动了:“这是不媚于群不屈服于群的品质”,这显然成了他对现实的又一次反抗。 可惜不得要领,以至于这次的尝试,搞得很不成样子。

互联网像是一面镜子,在南方大雪的时候、艳照门的时候、抵制家乐福 CNN 卡弗蒂的时候、胶济铁路火车相撞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了一群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