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灾最重的贵州的真实情况

学生步行回家
万物从未像今天这般静默,竟然发不出半点生的气息,到处都是冷的,路是冷的,树是冷的,车也是冷的。

家,必须回,但路不通,车不行,回家的希望只能靠自己的双脚来实现。这对整个黔东南的许多大中学生而言,成了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回家经历,这一次回家如同一次长征!

1月25日,凯里的汽车站是封闭的,黔东南的交通也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归家的人们只能在瑟瑟的寒风中等待。

大雪让平日里看似简单的一切都变得复杂了起来。笔者只有往回走,在通往岑巩老城的十字路口,发现有不少学生三五个一群,六七个一伙,或背着行李包,或提着塑料行李袋,吐着热气,一步一滑地向老城行进。

笔者向旁边报亭的老大娘询问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放假回家的高中生。也有不少坐火车返乡的打工一族,他们因道路结有厚冰,汽车无法通行,而冰雪天气又没有缓解的迹象,再等也是徒然,所以决定走路回家。而且,这还不是步行回家的高峰,之前的几天已陆续走了一批。回家,在此时竟也成了一种奢望。

开国上将故里凝冻成孤城

贵州黔东南州三穗县城因恶劣的凝冻天气,几乎变成人们进不去、出不来的一座孤城。全县21万人断水、断电、断通讯,消防水管里的水被用尽,一个煤球售价高达2元,手机电池只能集中到两个点充电。包括耕牛、家禽在内的动物已被冻死8000多头(只)。“千里苗疆门户”,一时间冰雪交加、黑灯瞎火、天无鸟飞、地鲜人迹。

万亩竹子尽成冰雪乱竹

三穗位于贵州东部,黔东南州东北部,东北与湖南新晃县接壤。自古以来为由湘入黔的重要通道,素有“黔东要道”、“千里苗疆门户”之称。因“秋收丰稔,一禾三穗”而得名。该县是解放军“后勤之父”——开国上将杨至成将军的故乡。

三穗离记者暂住的玉屏55公里,但汽车只能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缓行。一路上,只见公路两边的田野里、山川上,匍匐着高达三四米的竹子,远远看去,一片片修竹倒成了一团团“乱竹”。走近看时,有的竹子已从中部折成两半。除此之外,大量橘子、橙子之类的果树,被冰雪压得断枝裂桠。

有统计显示,该县共损失活立木10800株、306亩、蓄积1360立方米。

方向盘上点蜡烛防结冰

离三穗县城10余公里处的320国道杨柳塘段,有一辆大货车仰面躺在坡坎下,车身严重变形,车顶的挡风玻璃荡然无存,白雪覆盖其上,看起来像被炮火袭击过的废品。附近村民称,大货车在此躺了一星期了。

零星行走的小汽车,均在轮胎上套着用以防滑的铁链。尽管如此,多辆小汽车抛锚在路边。车不行走,油管很快被凝冻,挡风玻璃很快会结冰。见状,司机找村民要开水烫玻璃和油管。更有司机在方向盘上方点燃一支蜡烛,死死地关紧车门、窗户。这样一来,驾驶室里气温骤升,保证玻璃上无法结冰。

日免费充400块手机电池

今年53岁的潘洪升,有4名子女在广州打工,时下还未回家过年。一听说广州火车站积压着十几万客人,老潘连说“不得了”。家里无电,为保持和子女联系,家里又无座机的老潘,不得不坐车去三穗县城找人给手机电池充电。县城里唯有两个移动公司的营业点,通过柴油发电机发电并免费为人充电。营业点的多个插座上,密密麻麻地连满了电池,每块电池上都写着主人的名字。

服务员说,发电机是从凯里特意运来的,有两台送给县政府保证主要机关的工作用电,余下两台功率大的用来为电池充电。每个营业点每天可充电池200块。县城里,唯一能用的是手机;县城外,手机皆已封闭。

三穗县委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无法看电视,无法听广播,无法上网,无报纸送来看,一切都与外界断绝了联系,根本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若要向上级汇报灾情、问题等,只得通过集中文稿的方式统一发传真,并且所发的传真,仅限于跟“急”字有关的内容。

冰厚15厘米消防水用完

三穗县城的街道上,到处是深达一两厘米的积雪,积雪下是冰块。街道两侧,到处堆积着之前因清理路面刨出来的冰块,部分冰块厚达15厘米。人们提着水桶上山找井水,从浅浅的一洼井水中舀水回家。这些水得拿回家过滤后使用”。

县委工作人员还说,凝冻开始后,他们曾开消防水管里的水给县城4万居民应急,每天只开2小时的水。然而,没过几天,消防水也用完了。“一盆水三套动作”,是当地人打趣的说法。其意思是,为节约用水,居民先打一盆水来洗脸,完毕,再用这盆水洗脚,洗脚水则用来冲洗厕所。

眼下,该县城里1/3的管网被凝冻,县城供水设施、水表、阀门等冻坏3000余处,大小管道冻裂360余处,全县直接经济损失达1971万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