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拉格朗日照耀下

很久很久以前,拉格朗日照耀下,有几座城:分别是常微分方城偏微分方城这两座兄弟城,还有数理方程、随机过城。从这几座城里流出了几条溪,比较著名的有:柯溪、数学分溪、泛函分溪、回归分溪、时间序列分溪等。其中某几条溪和支流汇聚在一起,形成了解析几河、微分几河、黎曼几何三条大河。

河边有座古老的海森堡,里面生活着亥霍母子(亥姆霍兹),穿着德布罗衣、卢瑟服、门捷列服,这样就不会被开尔蚊骚扰,被河里的薛定鳄咬伤。城堡门口两边摆放着牛墩道尔墩,出去便是鲍林鲍林里面的树非常多:有高等代树、抽象代树、线性代树、实变函树、复变函树、数值代树等,还有长满了傅立叶,开满了范德花的级树…人们专门在这些树边放了许多的盖(概)桶,高桶,这是用来放尸体的,因为,挂在上面的人,太多了,太多了…

这些人死后就葬在微积坟,坟的后面是一片广阔的麦克劳林,林子里有一只费马,它喜欢在柯溪喝水,常有人在柯溪洗袜子(Cauchy-Schwarz),溪里还撒着用高丝做成的ε-网,有时可以捕捉到二次剩鱼
后来,芬斯勒几河改道,几河不能同调,工程师李群不得不微分流形,调河分溪几河分溪以后,水量大涨,建了个测渡也没有效果,还是挂了很多人,连非交换代树都挂满了,不得不弄到动力系桶里扔掉。
有些人不想挂在树上,索性投入了数值逼井(近)。结果投井的人发现井下生活着线性回龟非线性回龟两种龟:前一种最为常见的是简单线性回龟多元线性回龟,它们都喜欢吃最小二橙

柯溪经过不等市渐近县极县,这里房子的屋顶都是用伽罗瓦盖的,人们的主食是无穷小粮
极县旁有一座道观叫线性无观线性无观里有很多道士叫做多项士,道长比较二,也叫二项士线性无观旁有一座庙叫做香寺,长老叫做满志,排出咀阵,守卫着一座塔方。一天二项士拎着马尔可夫链来踢馆,满志曰:“正定!正定!吾级数太低,愿以郑太求和,道友合同否?”二项士惊呼:“特真值啊!”立退。不料满志此人置信度太低,不以郑太求和,却要郑太回归二项士大怒在密度函树下展开标准分布,布里包了两个釵釵,分别是标准釵方釵满志见状央(鞅)求饶命。二项式将其关到希尔伯特空间,命巴纳赫看守。后来,巴纳赫让其付饭钱,满志念已缴钱便贪多吃,结果在无参树被噎死(贝叶斯)

淑芬这两天哥陪定你了,我不要在数学分溪里淹死。
根据刑法,凡利用他人的无知而使其蒙受损失的人则犯欺詐罪。看哪个老师敢让我们挂科。
Just For Fun:) 考试顺利~

“在拉格朗日照耀下”的14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