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拖延症


拖延和焦虑有关

明明知道那么多事情堆在眼前:摊开的文件、散乱的衣橱,或者只是一个该打的电话、一封该发出去的邮件,还有自己焦急不安的小心脏,我们还是边咬着手指甲,边也许只是发呆地说,再呆一会儿,就一下下……

这是douban上我们都是拖延症小组的介绍文字。2007年5月,在一家杂志负责市场工作的Fisher建立了小组,初衷源于她对自己的琐碎拖延产生的主观感受:”天黑了又白了,心情愈加沮丧却伴随偷来欢愉般的戏谑。”
拖延(Procrastination)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还算不上”病症”:”现象具有普遍性,’症’则带有临床色彩,不具普遍性,并有相应的诊断标准。”根据美国芝加哥德保尔大学心理系副教授费拉里1996年发布的调查结果,有70%的大学生存在学业拖延的状况,正常成年人中也有多达20%的人每天出现拖延行为。
Procrastination一词的拉丁原文procrastinatus,取意”将之前的事情放置明天”。 圣经从希腊文翻译为英文的过程中,拖延更多被译成”罪过(sin)”,直到工业革命后,拖延才逐渐具有了现在的含义,被视为”以推迟的方式逃避执行任务或做决定的一种特质或行为倾向,是一种自我阻碍和功能紊乱行为”。
个人生产力专家戴维·艾伦曾总结过工作生活中引起拖延的两种情形:一种是很多烦人的小任务,它们会中断生活,但影响不大,比如收拾一个乱七八糟的房间;另一种则属于超出能力的控制范围,甚至可能让人害怕、或对当事人生活影响非常大的任务。在大多数心理学家看来,”拖延”这种推迟执行任务的行为都和焦虑有关,是人们对抗焦虑的一种办法。个人的拖延行为往往缘于压力、犯罪感以及个人效率的降低,而不是懒惰…这些感觉综合起来,往往又加剧了拖延行为。一般来说,一定程度内的拖延行为都属正常,但长期的拖延则很可能是心理或者生理失调的一个表现。

拖延是与自我控制对立的冲动

从行为心理学的角度出发,詹姆斯·马认为,拖延是”与自我控制对立的冲动”的特殊形式。他发现:当需要在两个任务之间作选择,研究对象往往宁愿选择不太紧急的那一个,虽然那项任务更繁重,但拖延更有愉悦感。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为获得自主的控制感,对外来的任务采取拖延回避,不失为便捷的途径。更何况,有时拖延甚至是被鼓励的。大部分拖延者在接受开放式访谈的过程中,都会提到相似的经历:拖延并不曾真正带来危害,赶在最后一刻抢闸完成了任务,同时满足了虚荣心–只用很短的时间却能取得不错、甚至比别人好的结果。无形中,”自己最适合短期高压的工作状态”的心理得到强化,并对今后的工作产生暗示。如此周而复始,反复循环。

有时拖延是为了追求完美
拖延小组中一篇人气很高的帖子中,拖延小组的成员纷纷跟帖,公布自己曾经因拖延付出的代价:有人错过了出书的机会,有人错过了高薪的工作机会,有人因为玩”空当接龙”游戏错过了对国足队员的采访,甚至有人因此失掉学业、丢掉文凭⋯⋯
按照安吉拉的理解,这些”不能按时完成任务的情形”属于消极的拖延。安吉拉是哥伦比亚大学组织心理学系的教授,她将拖延区分成两种状态:消极拖延和积极拖延,相比之下,后者往往更喜欢在压力下工作,这样他们可以做出更深思熟虑的决定,并更及时地实行。
“时间紧迫往往逼得我才思泉涌”。在去年12月的一篇博客中,知名写手柏邦妮记录了她的一次紧张经历:7小时的剧本会后,分秒必争地赶回家,编辑们全体在等她的封面文章,趴在电脑前一口气写了5000字才作罢。
除了焦虑和逃避控制,常与拖延联系起来的,还有完美主义。费拉里教授认为,某些拖延行为并非拖延者缺乏能力或不够努力,而是某种形式的完美主义或求全观念的反映,他们共同的心声是”多给我一些时间,我可以做得更好”。
拖延小组中另一篇《攻克拖延症》的热帖中,一位成员记录了自己与心理医师交流,并根据医师的引导分析自身拖延的缘由、读心理学书籍的心得,甚至详尽到几点钟起床、几点钟到教室的日常规划。她的昵称是”完美是个梦”,英文ID是”perfectionism”(完美主义)。
关于”拖延”的研究也处在”拖延”中。关于”拖延”的界定,一直没有一个研究者普遍接受的定义,也从未形成一个全面的理论。但拖延无时不在= =…

“我们都是拖延症”的3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